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帝道鸿蒙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圣体(一)
作者:诛仙帝皇

【故乡小说网 www.gxbgy.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很快,整具硕大的蟒蛇尸体,就被从玄冰之中融了出来。

    “这蛇皮还真硬啊,不愧是六阶魔兽啊。”凌尊用斩龙剑在蟒蛇的尸体上划了一下,只是破开了一小道口子。

    于是凌尊开始解剖蟒蛇尸体,花费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才算是拾掇完毕。

    这魔兽是六阶,血肉之中蕴含着磅礴的能量,吃上一块,对于修炼之人都有着极大的好处,整整数吨的鲜肉,都被凌尊储存进入了空间戒指之中。

    至于蛇皮和蛇胆,也都被凌尊装入空间戒指中了。

    凌尊那着那六阶魔兽兽丹,他能够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六阶兽丹中蕴含的庞大能量,就算是他得到的那两颗五阶巅峰魔兽的兽丹也无法与之比拟。

    “呵呵,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嘛!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到六阶魔兽的兽丹。”凌尊淡笑道。

    凌尊忙活完毕,休息了一阵,心满意足地继续往前走,凌尊突然觉得这冰层裂缝之下的死寂世界,也不那么可怕了。

    又走了大约十里路,前面出现了另一头魔兽的尸体,被冰冻在冰块之中,是一头巨大的夔牛,只有一足,浑身青色,犄角如刀,保持着仰天长啸的姿势,仿佛是一尊世界上最出色艺术大师雕琢出来的作品一般,流转着一种浓浓不甘情愫。

    “这是一头六阶巅峰魔兽,还是夔牛,这夔牛乃是无比罕见的凶兽,看样子这头夔牛的体内还保存着很浓厚血肉精气……”

    又过了一个时辰。

    “一头六阶巅峰的青风狼妖。”此时的凌尊觉得自己掉进去的不是地下死寂世界,而是一个充满了宝藏的地下冰库。

    再过半个时辰。

    “一尊白狐妖王的尸体,六阶魔兽。”凌尊又发现了一头六阶魔兽的尸体。

    再过一个时辰。

    “咦?前面是什么?又是一尊冰封的魔兽……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也是六阶魔兽……”

    又过半个时辰。

    “哎,又是一头六阶魔兽!”

    …………

    一路下来,凌尊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了,而他也收集到了许多六阶魔兽的尸体和兽丹,就连凌尊的储物戒指,也快要装不下那些魔兽的尸体了,不过,这些魔兽尸体中,大部分都是六阶魔兽,只有很少一部分是五阶魔兽,至于七阶魔兽,凌尊直到现在都没有遇到一只。

    而且,除了魔兽尸体之外,灵者还得到了人族武者遗留下来的空间戒指,粗略算下来,也有三四十个。

    在这些空间戒指中,收藏有大量的高阶兽丹,灵晶,这些兽丹和灵晶加起来,足够凌尊修炼至灵玄境巅峰了。

    时间就这样飞速地流逝,转眼之间,距离凌尊掉进这个深不见底的冰层裂缝,已经过去了四五天了。

    从最初的兴奋到现在的麻木,凌尊已经对这种到处都是冰雪的环境厌烦,每日都吃着六阶魔兽的魔兽肉,除了银色的冰雪之外,看到不到任何的风景,这个地方就像是一片死狱一般。

    凌尊渐渐不再着急走出去,而是分出大量的时间,来完成每日既定的修炼计划。

    六阶魔兽的血肉之中,蕴含着大量的能量精华,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血气,对于凌尊的修炼,有着难以估量的裨益。

    短短七天,凌尊的实力也是再次得到了进步,现在已经是灵师境巅峰了,而且在凌尊的体内还蕴含着大量的精气,这些精气都有助于凌尊以后的修炼。

    ……

    这一日,凌尊结束了一天的修炼,继续顺着冰层裂缝往前走。

    “嗯,前面的冰层裂缝,似乎到头了。”凌尊看着前面,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这么多天一直在这一线天一般的冰谷之中生活,放眼到处除了白色还是白色,除了冰就是雪,终于可以看到别的什么东西了吗?这让凌尊十分的兴奋,一直被困在这里也不是一回事啊!

    凌尊加快脚步,很快就来到了这个冰涧的尽头。前面果然是冰层雪涧的尽头,冰洞到了这里,终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峰嶙峋的断层,仿佛是悬崖峭壁一般,一直向上蔓延到目光无法捕捉的高度,与地面形成近乎于九十度的夹角,且布满了冰刃。

    相比较两侧光滑的冰壁,从这里出去的可能性更低,而且,更加危险,可以说是根本就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啊!

    “唉,惨了,这里是一条死胡同啊……从这儿也没有办法出去啊。”凌尊叹了一口气,心中还抱着一线希望,靠近眼前的嶙峋冰壁,想要从这里找到一些其他出去的线索。

    “哗啦啦!”就在这时,凌尊的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水声。

    听到突然传出来的声音,凌尊神色不由得一愣,这个底部的气温极低,就算是有水流,也早就被冻成了固态成为了玄冰,怎么会有水声传来?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等到完全来到了这尽头的峭壁下面,水声越来越清晰了。

    “哗啦啦!”这是水流坠落激荡出来的声音,只是这声音极为微弱,时断时续,若有若无,仿佛是从另一个空间传来一般,很难捕捉。

    凌尊的手掌,轻轻地摩挲在万载玄冰的表面,目光仔细地在冰壁上一寸一寸地扫过,想要找出声音的来源。

    凌尊仔细的观察着附近的情况,就在凌尊刚刚低头看去之时,目光骤然凝聚,却见在冰壁下面距离冰面大约三寸高的地方,有两屡手指粗细的银色光华,摸约一寸长短,在不停地流转下坠,粗略看起来,仿佛是两股水流一般,从冰壁之中涌出来,不停地坠落。

    “这是……”凌尊缓缓地蹲下来,仔细地观察,突然,凌尊又发现了另外的东西,不由得意外的说道:“嗯,这里居然还有三根冰锥。”

    凌尊伸出右手,对着那两股水流,捞了一把,惊讶的说道:“这不是水……是雪粒?不,不是?咦,难道是白色的沙粒……”

    只见那银色的光华被凌尊抓在右手上,犹如液体一般流淌下去,但是却绝对不是液体,而是一颗颗细碎到了极点的白色小颗粒,说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带着极度的寒冷,差点儿将凌尊的手冻掉,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迅速涌入右手,将侵入体内的寒气给清除,与此同时,凌尊的右手也慢慢地恢复了知觉。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凌尊的眼神突然变得有一些空洞了起来,而且在凌尊的脑海之中不由得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画面――三座巍峨屹立的山峰,两条银河倒挂一般的奇伟瀑布,从山涧之中流淌下来,几乎要掩盖了这三座巍峨山峰的面具。

    半个时辰之后,凌尊才缓缓地回过神来,他也感到奇怪,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之中会突然出现这个情景那?难道是因为这些奇怪的东西。只不过这里的并非是三座巍峨巨大的山峰,而只是三条只有一寸左右的冰棱而已,那所谓的瀑布,其实正是眼前这两条只有手指粗的银色光华……

    凌尊的目光,落在了眼前两道银色光华中间的部位,略微观察片刻之后,发现这最中间的那个冰锥的后面有一个微微凸起的地方,凌尊就要伸手过去触摸那凸起的部分。

    就在凌尊即将触碰到那凸起的部分时,凌尊停了下来,为了谨慎起见,凌尊取出了斩龙剑,鬼使神差的缓缓地伸向其中那个凸起的位置,剑尖穿过小型瀑布一般的银色光华……

    “叮!”一声细微的金属撞击之声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凌尊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这里果然不凡,不过凌尊并没有因此就放松警惕,因为他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是福是祸,只不过这里的不凡的确吸引了凌尊,让他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下一瞬间,凌尊的脸色一变,只觉得斩龙剑之上传出来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将自己的手掌牢牢地黏在了剑柄之上,还未反应过来,剑身已经开始嗡嗡嗡剧烈颤动,凌尊全力挣扎,依旧无法摆脱,整个人就像是被疯马拉拽一般,直接朝着坚硬的玄冰撞了过去。

    此时的凌尊就像是一个虚影一般,连同着斩龙剑一起没入到了坚硬无比的玄冰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在凌尊刚刚没入玄冰的那一刻,那玄冰闪过一道银白色的光华,突然融化成了普通的泉水,只不过这银白色的光华也只是一闪而逝,而且就在玄冰消失得那一刻,这里的冰壁也变得和其他冰壁一模一样了,再也没有了冰刃。

    …………

    “这是什么地方?”凌尊静静地站在一个奔腾翻滚的两色水潭旁边,瞠目结舌地看着呼啸的水面。

    白色和黑色的水里,在同一个直径大约二十米的水潭之中翻滚,各自占据着一半,而且还是呈现出了太极图,还在不停的旋转,两种颜色的水泾渭分明,没有丝毫的混杂。

    令凌尊瞠目结舌的并不仅仅是水潭之中水的颜色。因为一个水潭之中出现两种颜色的水虽然罕见,但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凌尊也曾出现过这样的奇景。

    关键是眼前这水潭的水,不仅仅颜色不同,甚至连温度也不同。白色的水冒着丝丝刺骨的凉意,而黑色的水却像是蒸腾的岩浆一般,炙热无比,这才是真正奇怪的地方。

    两种截然不同的温度,居然并没有相互中和掉,而是极为分明的各占水潭的半壁江山,互不侵犯,也互相依存。

    数秒钟之前,凌尊在被那股诡异的吸力牵扯撞向冰壁之后,只觉得眼前一花,某种穿越时空隧道一般的感觉传来,等到下一瞬视线恢复之后,就发现了眼前这一切。

    这里似乎是某个地下冰窟,除了这条奇怪的阴阳/水潭之外,凌尊所站的空间,四面都是圆形的冰壁,整个空间呈现出椭圆形。

    冰窟空间四面的冰层,都释放出淡淡的银光,所以整个空间并不昏暗,有一种水晶光华一般的美丽。

    更令凌尊感到诧异的是,这分明是一个密封的空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空气竟然极为新鲜,丝毫不会气闷,空间里偶尔也会有些微风拂过,不冷不热,极为舒适。

    凌尊现在可以肯定,自己是被某种十分神奇的阵法给传送到了这里,就比如传送阵法,或许凌尊就是在使用斩龙剑时,无意之中触动了那三个冰锥处的某个机关,激发了原本就已经安排好了的沉寂的传送阵法,将凌尊传送到了这里。

    好在这个冰窟空间之中,暂时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存在。

    突然间,这个阴阳/水潭之中的黑白分明的水流瞬间沸腾了起来,一股一冷一热的气息瞬间铺面而来。

    一道刺目的金光突然从阴阳/水潭之中冒了出来,这道金光在这个银白色的空间之中显得耀眼无比。

    就在金光突然出现的那一瞬间,一股极其强烈的战斗意志充斥于天地间,这股战斗意志放佛能侵入人的血液中,令人着魔,在无形之中影响着凌尊。

    受到这股战斗意志的影响,凌尊似乎失去了原本属于他自己的意识,忘记了在那里,忘记了自我,唯一残留在他脑中的念头,就只有战斗!战斗!战斗!

    凌尊体内的血液在沸腾,在以平常快上数倍的速度在加速流动,一股强烈的战斗欲望竟然莫名其妙的从他的心底迅速升腾而起,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找个人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

    就在凌尊即将彻底失去意识的时候,在凌尊意识空间之中的那个剑柄散发出一股奇特而又强大的能量,一瞬间就将凌尊的身体给护住,一个一紫一青的光芒护罩显得无比神奇,就在这个一紫一青光芒护罩出现的同时,凌尊那即将失去的意识也立即恢复了过来,好像这个光芒护罩拥有将战斗意志隔绝的能力。

    “怎么回事?刚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凌尊才刚刚回过神来,还不知道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连意识空间中的那破旧的剑柄的异样也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