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帝道鸿蒙 > 正文
第十九章:残破的剑柄
作者:诛仙帝皇

【故乡小说网 www.gxbgy.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办法,如果我还手,就会遭到李家的报复,如果连累到我的家人那就不好了,而且我皮糙肉厚,他们根本就打不疼我。”青年无奈的说道,虽然看起来虎头虎脑的,但是也不笨,知道李家惹不起就委曲求全,免得连累了他的家人。

    “其实如果你强硬点,或许不会挨打,他们就是一群欺软怕硬之人。”凌尊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一个人就算是再有修炼天赋,如果怕事就一味地退让,委曲求全,那也走不了多远,武道一途本来就是需要勇猛直前的气魄,如果连这点气魄都没有,迟早会泯然众人的。

    武者,本来就需要勇猛直前,不惧任何险阻。

    青年听到这话,顿时沉默了下来,他虽然头脑简单,但是也不是不明白凌尊所说的话,只不过他很担心他的做法会给他的家人带来灾难。

    “算了,你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若是那些人再次找来,你就麻烦了。”凌尊摇了摇头,说道。

    “那你呢?你可是得罪了李家?”青年疑惑的看着凌尊,不解的问道。

    “你不用管我,你还是尽快离开吧!”凌尊淡淡的说道,说完,径直离开,消失在人海中,只留下了那青年呆呆地站在那里。

    不过,他很快就没入人群,离开了轻风城。

    …………

    在一间富丽堂皇的房间之中,李土正跪在自已父亲面前,不敢抬起他那嚣张的头颅,虽然他在外面横行霸道,但是在他的父亲面前还是得规规矩矩的,要不然还不知道会受到怎样的惩罚,而且这一次还是因为他在外面被人给打了。

    正厅前方那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正是他的父亲李山,真灵境界中期的实力,乃李家家主;坐在首下右的青年与李土有三分相似,正是李土同父异母的大哥李云,灵者后期的实力,在同代中人算得上是天资卓越之辈了,相信再过几年或许就可以突破至灵士级别的强者了。

    李山淡淡地问道:“你确定今天打你的是一个没有任何家族背景的人,而且他的修为只有十层灵力巅峰左右。”

    闻言,李土不停地点头,说道:“爹,孩儿说的肯定是真的,那绝对是一个没有任何家族背景的人,而且只有十层灵力的修为,我带去的护卫他们可以为我做证。”

    “哼,一个没有家族背景的人也敢对我李家的人出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虽然我李家在轻风城之中不是最顶级的家族,但是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随意践踏的。”李土的父亲李山面色狰狞的说道,随后才对他的大儿子李云说道:“李云,那个人只是十层灵力的修为,你带几个修为强大的护卫去将他给我抓来,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李家的下场。”

    “是,父亲。”一直站在旁边没有说话的李云微微屈腰,恭敬的说道。

    “父亲,我认识他们,我愿意和大哥一起去。”跪在地上的李土说道,想要将功赎罪。

    “好,你们退下吧!”李山说道。

    李土和李云退下之后就挑选了几名灵士巅峰的护卫,准备去将凌尊和蛮龙抓起来。

    此时的凌尊还不知道李家已经派遣了护卫前来抓他了,不过即便是他知道,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在没有超过灵师境界的武者出手的前提下,打败他的确容易,但是想要杀他,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正当凌尊随意悠闲的走在轻风城的街道之上,一路走马观花。

    突然,他停了下来,因为在凌尊他的灵魂之中突然用处一股兴奋之感,凌尊的整个身体都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而且丹田处也不停的翻滚着,就好像是从原本平静的没有丝毫涟漪的海面,瞬间变的波涛汹涌了起来,就好像发生了海啸一样,就连体内的混沌之力都完全不受凌尊的控制,不停的在体内乱窜,都想要破体而成一般。

    凌尊脸色猛然大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的凌尊都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被其他人控制了一般,但是,片刻之后,凌尊又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但是,存在于凌尊灵魂之中的兴奋,激动的情绪依然不断的传出来。

    凌尊强制按捺下灵魂之中的兴奋之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微微转头,顺着灵魂之中这突然出现的莫名的感觉举目望去,看向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地摊,地摊的主人是一名年纪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凌尊朝着那个摊位看去,而自己的灵魂似乎在渴求着什么,好像遇到亲人一般,又好像遇到了属于同一体的东西,而且凌尊也有一种好像遇到亲人一般的感觉,这与自己灵魂之中的激动与兴奋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凌尊自己心中莫名其妙的感觉,那种感觉真是道不明,无法形容,就连凌尊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凌尊感受到了这种情况之后,缓缓地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没走两步,凌尊就来到了摊位之前,这摊位摆了几件要卖的东西,其中有一件东西看起来像一柄断剑,而且这只是剑柄,没有剑身,而且这个剑柄还不是一个完整的剑柄,只有完整剑柄的一半,就算是一个成年人的一只手就能够就这个残缺的剑柄完全握在手中。

    走到这摊位之前,凌尊立刻确定了,让自己的灵魂突然兴奋的,而且自己感到十分熟悉的正是眼前这柄宝剑的剑柄。

    “这剑柄……”凌尊心中转过种种念头,却无法肯定自己的各种想法。

    “这位小兄弟,是看上这剑柄了吗?”摊位的摊主此刻正无聊的自个打盹,见到有顾客上门,顿时精神一震,笑眯眯看着凌尊。

    凌尊略微点了点头,语气平淡无比的问道:“这剑柄有什么来历?”

    “嘿嘿,小兄弟,这剑柄可是大有来头,这剑柄,是我从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之中好不容易才弄出来,这可是强者使用过的武器。”摊主好像若有其事的说道。

    凌尊有一些戏虐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看来真是无奸不商啊,他只不过是一个灵者巅峰的武者,竟然敢说自己进入过十分危险的地方,真是大言不惭,不过凌尊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价格,凌尊现在也没有点破他的心思,就算是他想要提高价格,那他的价格在凌尊的眼中也是微不足道的。

    凌尊缓缓地蹲下身来,将剑柄拿起来仔细打量,剑柄看起来很是古旧,没有一丝锈迹,凌尊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作,触摸起来极为冰冷,他看了片刻,没看出什么奇异之处,不过凌尊越看这个剑柄,就觉得越觉得十分的亲切,只不过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灵魂会突然兴奋,更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柄宝剑的剑柄十分亲切。

    凌尊摇了摇头,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要想了,凌尊的右手拿着剑柄,就在这时,凌尊丹田中的混沌之力顺着凌尊的手臂来到了右手掌之中,就在刚刚接触到剑柄的时候,这个剑柄居然微微的震动了一下,但是由于震动得十分微弱,所以这里的摊主并没有发现,但是凌尊的感知力何其灵敏,就算是一丁点的震动都被凌尊感受到了,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这个剑柄的神奇之处,凌尊立即收回了那混沌之力,防止这个剑柄的神奇之处被其他人知道。

    不过,为了验证刚刚是否发生了幻觉,凌尊再次小心翼翼的控制体内的混沌之力靠近剑柄,剑柄立即微微震动了一下,凌尊发觉这个情况之后,立即收回了混沌之力。

    “看来这个剑柄当真是一个宝物,不过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发现其中的奥秘,或许只有我体内的混沌之力才能够引动出这个剑柄的神奇之处了。”凌尊不动声色的想道。

    过了几个呼吸之后,凌尊的目光终于从这剑柄之上移开了,然后目光炯炯有神的看着这名摊主,语气平淡无奇的说道:“你是从那里得到这个剑柄的?”

    “小兄弟,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这个剑柄是我从一个十分危险的地方得到的。”摊主再次微笑着说道,看起来他不想让凌尊知道这个剑柄的具体来历,也为了这个剑柄能够卖出一个好价钱。

    凌尊微微摇了摇头,既然这个摊主不想说,那么自己又何必纠结呢?或许只是这个摊主的运气好,在一个地方见到了这个剑柄,但是那个地方没有与这个剑柄有关的东西了。

    “那你准备怎么卖这个剑柄?”凌尊语气平淡的说道,听起来凌尊只是对这个剑柄有一点兴趣,但是并不是十分想要得到这个剑柄,其实凌尊现在是非常希望得到这个剑柄,但是为了不让这个摊主满天要价,所以凌尊只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

    “小兄弟果然直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我这剑柄绝对独一无二,错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了,这柄剑柄也不贵,只要三千金币。”中年人大笑一声,有些心虚的说道。

    一千金币相当于一块下品灵晶了,他现在一下子就要三千金币,也就是三块下品灵晶了,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在这里买了这么久都没有卖出去。

    这个剑柄只是他意外得到的而已,根本就不是他口中的十分危险的地方得到的,而且还是属于没人要的东西,中年人也早就研究过这剑柄,除了看起来年代久远一些,根本没有任何奇异之处,于是他决定拿出来出售,可剑柄只能看不能用,他的要价又比较高,因此在此处摆了好几天,一直没能卖出去。

    当然,这个价格对于一些人来说是非常贵的,但是对于凌尊来说那就是连九牛一毛都不如。

    凌尊根本就没有在意他的喊价,只是三千金币而已,但是四周有不少武者被中年人的喊价声吸引,一个个俱是侧头看了过来,这些武者见到是那剑柄之后,纷纷露出了嗤之以鼻之色。

    “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就这破剑柄也价值三千金币?”

    “小兄弟,你可千万别上当啊,那剑柄分文不值,根本无人问津,他是在忽悠你呢。”

    “他这剑柄根本就无法用,拿来了也没有什么作用,何必浪费钱呢?”有好心的武者说道。

    听了这话,中年人急了,唯恐凌尊听了那些武者的话不买自己的东西,他赶紧将剑柄往凌尊怀里塞,还一副好似吃了大亏的表情说道:“小兄弟别听他们的,这剑柄可是宝贝,而且我看这剑柄跟你极有缘,就一千金币买给你了。”

    一听这话,凌尊心中不由得感到好笑,他自己根本就没有讲价而且也没有想过要讲价,完全是他们在讲价,不过既然他自己降价了,那自己又何必按照他之前的价格付金币呢?表面上,凌尊他仍旧不以为意的说道:“好,那就一千金币。”凌尊手一挥,从空间戒指之中就拿出了一千金币给了中年人,中年人见状,情不自禁轻轻呼了一口气。

    四周的武者们见到凌尊真要买下了那剑柄,纷纷低声骂道:“败家子啊。”

    凌尊听见这些声音,不由得好笑的摇了摇头,手中拿着剑柄,然后慢慢地走离了这里。

    就在凌尊刚刚走离这里不到百米,一道不和谐的声音突然响起:“大哥,就是他打了我,更是侮辱了我李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