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帝道鸿蒙 > 正文
第六十七章:再受重创
作者:诛仙帝皇

【故乡小说网 www.gxbgy.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风伯伯,你跟他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啊,快帮我杀了他。”站在老者身后的少女急忙说道,那一双充满滔天怒火的明亮大眼睛中,已经逐渐的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水雾,一想到自己的身体被凌尊看了个光,而且刚刚和凌尊两人还相隔不到一尺的距离赤身裸体的相对,少女的心中就感到一股无可压仰的怒火以及极度的羞愤,夹杂在其中的还有几分委屈,这可是她从小到大以来,身子第一次被一个男孩看过,而且还是一位他不认识的陌生男孩,这对于性格高傲的少女来说,简直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哈哈,小姐,既然你风伯伯不愿动手,就让你云伯伯来帮你教训下这胆敢欺负你的小子吧。”正在这时,又是一道声音凭空响起,话音未落,只见又是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好似凭空出现似的,突然出现在凌尊的身前,一张刚劲有力的手掌随意的挥出,向着凌尊的胸膛打去。

    老者的实力在凌尊眼中完全是不可战胜,面对这一掌,凌尊不敢有丝毫大意,立即尽全力的向着旁边躲闪而去,然后,就在凌尊的身子刚一动的时候,一股庞大到可怕的压力突然出现,狠狠的压在凌尊的身上,受到这庞大压力的压迫,凌尊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在承受着万斤的巨力,放佛上面压着一座大山似的,不仅让他呼吸困难,而且就连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压碎似的。

    就在凌尊承受着这莫大压力的同时,他意识空间中那一紫一青两色光点也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了起来,不过对于自己意识空间中那一紫一青两道光点的变化,凌尊并未发觉而已。

    “云老头,且慢!”看着已经向凌尊动手的那名老者,被少女称之为风伯伯的老者脸色微微一变,开口低喝道。

    可惜,他说话已经太迟了,那名自称为云伯伯的老者这看似随意的一掌,已经已闪电般的速度准确的印在凌尊的胸膛上。

    一口鲜血夹杂着粉碎的内脏从凌尊口中狂吐而出,老者这一掌直接把凌尊的胸膛完全打的凹了进去,那雄厚的掌力不仅把凌尊胸前的骨头真的粉碎,就连凌尊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老者手掌上那浑厚的掌力震得支离破碎。

    就在凌尊被老者击中的那一刹那,一紫一青两道微弱的肉眼难辨的光芒从他胸膛一闪而逝,与老者的手掌轻轻一个接触之后,刹那间消失不见,而凌尊的身体,也被狠狠的击飞了出去。

    “咦!”老者脸色微微一变,轻咦一声,目光充满惊讶的看着到倒飞出去的凌尊,眼中露出一丝不敢相信以及非常诧异的神色。

    凌尊足足飞了三十余米的距离才轰然摔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夹杂着已经碎成粉末的内脏不断的从口中喷出,而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毫无一丝血色,就连神情也变得萎缩了起来。

    看着还未死去的凌尊,被少女称之为云伯伯的老者眼中目光闪烁不定,最后开口道:“好小子,你命可真大,居然受了我一掌而不死,罢了,今日就暂且放过你。”说吧,云老头转身就向着身后那名少女走去。

    “唉,希望不要惹出太大的事端出来吧。”那名站在少女身前的,被少女称之为风伯伯的老者低声的呢喃一声,随即左手一挥,那被他用两根手指头夹住的斩龙剑顿时向着凌尊飞射而去,那斩龙剑直接飞到凌尊的身边,然后直直的插在了地上,并没有伤到凌尊。

    “小姐,我们走吧。”说着,被称之为风伯伯的老者口中发出一声响亮的鹰啼声,只见一只体型庞大的飞行魔兽从天而降,落在两人身前浦蒲在地。

    少女脸上的怒意依然没有褪去,语气有点急切的道:“风伯伯,那人还没死呢,不行,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他。”说着,少女提剑便向着凌尊走去,显然不想饶过凌尊偷看她洗澡一事。

    “小姐,不可胡闹。”被称之为风伯伯的老者立即伸手拦住了少女。

    “风伯伯!”少女不依不饶,那绝美的面貌上此刻尽显委屈,眼中水雾弥漫,看那样子,放佛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

    “小姐,别再任性了,现在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继续赶路了。”这时,另一名老者也来到少女身前,开口说道,语气非常的平淡,说着,老者轻轻一挥手,一团强大的灵力包裹住少女的身体,将她轻飘飘的送上飞行魔兽的背上。

    在飞行魔兽背上,少女急的直跳脚,怒视着那名把她送上飞行魔兽的老者,怒气冲冲道:“云伯伯,怎么连你也不疼瑶儿了。”

    两名老者互相对视了眼,眼中都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随即同时跳上飞行魔兽,顿时,狂风大作,飞行魔兽煽动着那一双大大的翅膀向着远方的天际飞去。

    在天空中,少女站在飞行魔兽背上望着下面那躺在地上正在不断的缩小的凌尊,眼中那愤恨的神色依然没有消散。

    “风伯伯,云伯伯,你们两人这是怎么了,你们为什么要放过那个流氓。”少女愤愤的跺了跺脚,满脸的委屈,而眼中的泪珠已经在滴溜溜的打转了。

    闻言,被称之为风伯伯的老者叹了一口气,见多识广的他们从少女那依旧湿润润的头发上,并不难猜测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姐,那个人不简单啊,现在家族正面临着莫大的压力,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还是不要多竖立外敌的好,以免给家族带来灾害。”风伯伯开口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风伯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怕死起来了,那个混蛋的实力弱的可怜,怎么可能对我们家族构成威胁。”少女气恼的道。

    “小姐,那个人的确不简单,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得罪的好,虽然他实力很弱,但是在他身后,一定有着一个实力强大的势力。”说话的是先前击伤凌尊的那名被少女称之为云伯伯的老者,此刻老者满脸的严肃,似乎在担心着什么。随即,老者缓缓的抬起那包裹在长长袖袍中的右手,只见其手掌上,有着两道深深的伤口,虽然血已经止住了,但是依然能看出,老者右手手掌上的这道伤口,从掌心部位到手掌背面,已经完全被利器刺了一个对穿。

    当少女看见老者手掌上这道触目心惊的伤口时,一张樱桃般的粉嫩小嘴顿时张的大大的,一双美目眨也不眨的,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老者受伤的手掌,惊呼道:“云伯伯,你……你……你受伤了。”少女的语气中充满了惊讶以及不敢相信。

    那名风伯伯也是脸色一变,低沉的惊呼出声:“云老头,你居然受伤了。”语气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云伯伯缓缓点头,说道:“这伤口,就是那名年纪不过二十来岁的小子给我留下的。”

    “这怎么可能,云伯伯,你不是开玩笑吧,那混蛋的实力那么弱,连我都打不过,怎么可能伤到你。”少女顿时跳了起来,大声的惊呼道。

    “云老头,你手掌的这道伤口是怎么来的。”风伯伯沉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疑惑。

    云老头也是一脸的茫然,说道;“我也不知道,当时就在我的手击中那人身上时,我的手掌就传来一阵巨疼,然后就受伤了,至于到底是被什么东西所伤,我完全不知道。

    听了这话,云伯伯倒吸一口凉气,喃喃道:“这小子果然不简单,从我第一眼看见他的那把武器时,我就已经看出来了,他的武器是一柄极品玄器宝剑,现在他只拥有灵士中期的实力,按道理来说,根本就没有资格使用玄器宝剑,但是他却拥有,而且还敢肆无忌惮的拿出来,最重要的是,一名灵士根本就不可能发挥出一柄玄器宝剑的丝毫威力,但是他发挥出了玄器宝剑的小部分威力,与他自身所拥有的实力完全不相符。”

    而站在一边的那名少女,也被云伯伯的那句话给惊呆了。

    “还好没有把那小子给打死,不然的话,一旦他背后真有什么极其强大的势力,那我可是为家族招惹了一个天大的麻烦,现在只希望那小子背后的势力不要太强了,或者,他只是一个得到了前人真传的幸运小子。”

    “唉,希望是这样吧!只是可惜了前段时间出现的九彩葫芦圣果了,我们来到这里根本就没有发现什么,早就被人给取走了。”

    “是啊!若是得到,给小姐服用,肯定能够在两年之内达到灵玄境的高度。”

    ……

    在距离河边不远处,凌尊无力的躺在地面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得一片鲜红,老者的那一掌,让凌尊所受的伤非常严重,不仅胸前的骨头被震的粉碎,就连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几乎尽碎,现在,凌尊除了头脑还保持着清醒之外,身子连动都无法动一下了,这一次,可以说是他从小到大以来,所受的最为严重的一次伤势,若非他是混沌神体,而且修炼心法不凡以及一直修炼天帝尊决第一层炼身使身体的素质以及生命力都远超常人,恐怕老者这一掌,就能直接让他毙命了。

    混沌之力立即遍布全身,体内的混沌之力疯狂的涌动了起来,在混沌之力和肉身恢复力的双重作用之下,凌尊体内的伤势,也在快速的好转着。

    虽然混沌之力在快速的治疗着凌尊体内的伤势,不过由于凌尊这一次实在是伤的太重了,所以,就算是拥有疗伤神效的混沌之力以及肉身恢复力,在短时间内都很难恢复体内的伤势。

    转眼之间就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而经过这两个时辰的治疗,凌尊体内的伤势也恢复了一小半,那破碎的五脏六腑经过混沌之力的滋润,虽然没有恢复如初,但那碎掉的部分已经重新生长出来了,剩下的,就只有胸前那已经完全断裂的骨头比较麻烦了。

    由于胸前的伤势非常严重,那碎掉的骨头已经有不少刺在肉里了,凌尊只要稍微动一下,都会牵扯着胸前的伤口,那骨头刺在肉里的钻心疼痛,简直是在对人的大脑神经进行最为严酷的摧残,让凌尊都不想去过多的体会非人般的折磨,索性,凌尊就直接躺在草地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开始缓慢的恢复着那消耗过大的灵魂之力,而且在天帝尊决里面正好记载着一篇“炼神”的法门,用这“炼神”的方法,凌尊的那损耗过大的灵魂之力开始缓慢的恢复了起来。

    凌尊在草地上足足躺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他身子动都没有动一下,而那紧闭的眼睛也从未睁开。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下午来临了,此刻天空上那火红的烈日已经跑到了西边,所散发的光芒已经从最初的炎热变成的温和,太阳就快落山了。

    这时,躺在地上一天一夜动也没动的凌尊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经过这一天一夜的恢复,他那损耗过大的灵魂之力终于是完全的补充了回来。

    看了看天色,凌尊没有丝毫迟疑,随即立即再次控制着混沌之力开始对自己的胸膛进行治疗。

    随着混沌之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凌尊的胸膛中,他胸膛那几乎已经完全粉碎的骨头开始重新接连了起来,不过速度十分缓慢。

    不过经过这两个时辰的治疗,凌尊胸前的伤势虽然没有完全复原,但是也好了七层,对他的行动已经造不成什么影响了,索性,凌尊直接坐了起来,盘膝坐在草地上。

    一连用时三天三夜的治疗,凌尊身上的伤势终于恢复如初了,然后凌尊离开了这里,一路向着天洛城的方向步行而去。

    走在道路上,凌尊脑中不由的再次浮现出三天前自己在河中发生的那一幕,特别是自己与那名容貌倾国倾城的少女赤身裸体相隔一尺的距离相对时,这一幕对于凌尊来说,印象可谓是非常的深刻,因为,就算把他前世今生加起来,他也从来没有遇见这样的事情,甚至三天前的那一次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女孩子的玉体呢,而且那还是一位美若天仙,仿佛不应存在于世的盛世美颜的女子。

    不过,当凌尊一想到那名女子所展现出的强大实力时,心中就感到一阵感叹,因为那名女子的年纪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年纪和他比起来也相差无几,而如此年纪,却拥有不弱于真灵境的强大实力,此等天赋,让凌尊都感到佩服。

    虽然凌尊十分佩服她的天赋,但最让凌尊感到震撼的还是那名少女使用的力量竟然是五行之力,这不得不让凌尊有一种十分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