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帝道鸿蒙 > 正文
第八十一章:酒楼变故
作者:诛仙帝皇

【故乡小说网 www.gxbgy.com】,全网无弹窗,免费阅读

    目光有点呆滞的看着已经刺入自己心脏的这把仅有三指宽的细小长剑,中年男子实在是无法相信,以自己灵师境后期的实力,居然会死在一名实力比自己弱小许多,仅有灵士境巅峰的实力的青年手中,而且这名青年的年纪看起来却只有二十来岁。

    想想自己修炼了将近四十年的时间才拥有如今的实力,却还打不过一名年纪仅有二十来岁的青年,最后更是因为绝断家族大少的纨绔,不仅害的自己修炼了四十年的灵力毁于一旦,而且就连性命都葬送在这荒郊野外,想到这里,中年男子心中就感到一阵悲哀。

    而随着他体内的生命力不断的流逝,中年男子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神,也逐渐的变得暗淡了起来,最后化为一片空洞,那魁梧的身躯缓缓的倒了下去。

    凌尊缓缓收回斩龙剑,斩龙剑上的血迹有如有着生命似地在流动着,纷纷向着剑尖处汇集而去,最后化为一滴滴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尖低落而下,侵入地面上那因为几人的战斗,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湿润泥土中。

    凌尊目光平淡的在三人的尸体上看了眼,最后目光落在三人手中的空间戒指上,微微迟疑会,随即还是缓缓上前,将三人手中的空间戒指一一取下来,查看里面的物品。

    由于在自己在修炼上花费比别人多上长百倍的兽丹,所以现在凌尊是急需要大量的兽丹,而以兽丹那高昂价格,凌尊显然是没那么多灵晶去收购的,所以他要想获得兽丹,只有通过猎杀魔兽以及发一些死人财来获得,而且这种收刮已经死去的人身上的物品,在天玄大陆上是非常常见的,毕竟发生在大陆上的那些争斗中,几乎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或许更多,都是因为贪图对方身上的东西才造成的。

    解下三人的空间戒指,凌尊查看了下里面的物品,这三人虽然拥有不错的实力,但是明显不是很富有,空间戒指中除了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和野外用具外,几乎就没什么东西了,最后,凌尊在三个空间戒指中,只搜出了总和不到一千块灵晶和五颗三阶兽丹。

    那几颗兽丹和灵晶,凌尊没有半点犹豫,立即收入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中。

    收好东西之后,凌尊直接把三人的空间戒指丢在一边,也不去处理他们的尸体,径直离开了这里。

    来到天洛城后,天色已经接近傍晚,凌尊在一间酒楼中随意的吃了点东西,就直接要了间房间,回房休息去了,并没有回到他买的那座庄园中。

    由于凌尊要的只是很普通的房间,所以房间里摆设非常简单,一张木桌,几张凳子和一张床,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物,尽管如此,但是里面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的,用一尘不染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夜晚,一轮明亮的圆月高高的挂在夜空中,散发着皎洁的银白色月光,把漆黑的天空,渲染成一片淡淡的银白,就连天空中那稀稀散散的稀薄云朵,都清晰可见。

    凌尊把椅子搬到窗前,就这么坐了下来,抬头望着天空中那一轮散发着皎洁月光的圆月陷入了沉思,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将混沌神体修炼至小成阶段。

    凌尊一直在窗前坐到后半夜,才回到床上开始修炼,现在,凌尊需要变强,变强,再变强。

    夜晚很平静,匆匆而过,第二天一早,沉醉在修炼中的凌尊突然的睁开了眼睛,不知怎么的,他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凌尊下了床,来到窗前,观察外面的情况,这一眼,凌尊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只见在酒楼外面,已经被上百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人给团团包围了,每一人身上的衣服完全一样,由此可见是所属同一个势力,而在人群当中,凌尊意外的发现了昨天从他手中逃跑那名绝断家族的少爷。

    看着酒楼下的这群人,凌尊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自从他看见站在人群中的绝断家族少爷时,心中就已经猜测到了,这群人大清早的就聚集在这类,恐怕就是因为自己吧。毕竟,自己昨天不仅得罪了绝断家族的少爷,而且更是杀了他们家族的三名实力不弱的护卫,总的来说,自己已经和绝断家族结下了仇怨,毕竟像天洛城这样的偏远地方,灵师境后期的武者已经算的上是不错的好手了,无论是在天洛城中的哪一个家族中,灵师境后期的武者所拥有的地位都不会太低。

    倘若一个家族无缘无故的损失了一个灵师境后期武者以及灵士境巅峰境界武者,若是不找回颜面的话,那这个家族日后在市面上的威慑力度无疑要降低许多,这对家族未来的发展可是至关重要的。

    现在整座酒楼都已经被绝断家族给包围了,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从这里离开,那简直难如登天,无奈之下,凌尊只得走出房间,向着酒楼下面的大门走去,虽然祸事已经来临,并且对方更是有上百人,其中不乏一些身手不弱的高手,但是从凌尊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惊慌以及担忧的神色,他脸上神态依然如平常那般镇定。

    当凌尊顺着楼梯走下,来到酒楼的底层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这个时间,正是早上用餐的高峰时期,整个酒楼大堂的桌子上,几乎都摆满了碗筷以及一盘盘香喷喷的各种肉类,不过在那些桌子前,却已经没有人坐在那里享受这丰盛的早餐了,所有人都骂骂咧咧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慢慢吞吞的向着酒楼的大门处走去,而脸上都是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这绝断家族真他妈的嚣张,老子在这里吃的好好的,却突然让我们所有人统统离开,你们处理你们的事情干我们屁事啊,我们吃我们的饭,又不会妨碍着你们。”

    “就是,这绝断家族还真以为他们是天洛城的第一家族,他们在这里就无法无天了啊,不过是一个天洛城中的小家族而已,遇到天玄大陆上的那些闻名强者,只怕轻轻地伸一根手指头就能灭了他们。”

    在酒楼中用餐的绝大多数都是一些佣兵,一些脾气暴躁,胆子比较大的佣兵都纷纷开口抱怨着,不过声音却非常细小而已,放佛是在喃喃自语,却没有一人敢大声说出来,尽管如此,但是这些佣兵自身可都具备一定的实力,对于那些喃喃自语的话,依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而酒楼中的那些商人,有很大一部人根本就不敢露出半分不满的神色,乖乖的离开了座位当先向着酒楼外匆匆走去,只剩下那些具备一定实力的商人脸上才露出一丝满不在乎的神色,不过他们几乎都是外来人士,虽然他们当中有不少人不惧绝断家族,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为了这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他们显然不会平白无故的开罪绝断家族为自己招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也纷纷起身离开了酒楼。

    在酒楼的门口有四名身穿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守护着,四名中年男子目光如电,凌厉的目光不停的在从酒楼中走出来的那些人身上扫视着,虽然他们同样的听到了一些佣兵对绝断家族不满之情以及对绝断家族的咒骂声,但是他们却没有人敢吱一声,仿佛根本就没听见似地,酒楼中的这些佣兵都是一些外来人士,不少人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些势力依靠,或者是某些佣兵团的成员,虽然绝断家族在天洛城称霸一方,但是也不想过多的得罪外来势力,因为一些势力的强大,就连绝断家族也是招惹不起的。

    很快,酒楼中的客人就已经走完了,偌大的一个酒楼,就只剩下几个店小二呆呆的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而酒楼的掌柜的也愁眉苦脸的站在一边,看着眨眼间就变得空荡荡的酒楼,神色间有着说不出的心痛,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

    此时此刻,整个酒楼中除了掌柜的和店小二之外,就只有凌尊一人还呆在里面了,就连在楼上房间中休息的客人,也是在绝断家族的压迫下,让店小二将他们全部请了出去。

    凌尊一脸悠闲的坐在一张凳子上,饶有兴趣的盯着还守候在门外的绝断家族一群人,神色间一片轻松,虽然表面上凌尊看起来是满不在乎的神态,但是在他整个人却早已警惕了起来,毕竟这次可是来者不善,而且他分明还察觉了此次前来的这些人中,有着不少厉害的高手。

    这时,凌尊昨日在魔兽山脉外面的那处森林中遇见的绝断家族的少爷犹如众星捧月般的,在一大群人的拥护下从酒楼外大步走了进来,刚一进酒楼,绝断家族少爷目光就是落在正坐在凳子上,脸上挂着淡淡冷笑的凌尊身上,眼中,闪过一道阴毒的目光。

    “小子,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昨天让你风光够了,今天,就让我连本带利的一起讨回来。”绝断家族的少爷满脸冷笑的盯着凌尊,“怎么样,是不是怕了,后悔了啊。”

    随着青年人的话,站在他身后的一干绝断家族的人,凌厉的目光也纷纷投向凌尊。